请搜索 全站搜索

《福建日报》报道 | 厦门:让低值可回收物高值化

分类:公司资讯 新闻公告 781
原文转载自:《福建日报》记者 陈旻
已获“学习强国”、“新福建”等平台相继转载报道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实施全面节约战略,推进各类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继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全国领先之后,福建再次刷新生活垃圾资源化创新利用的进度条——2022年12月30日,我国首个低值可回收物分拣中心在厦门正式投运。两个多月来,这个汇聚了光谱识别、AI识别等“黑科技”的分拣中心,已经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省内外参观学习的相关管理部门与企业代表。

什么是低值可回收物?既然“低值”,又为何大费周章地对其分类、分拣、回收?近日,《福建日报》记者走进厦门低值可回收物分拣中心,探访这些原本“放错地方的资源”如何在科技助力下实现应分尽分、物尽其用,扣上了可回收物资源循环利用的关键环节。

打通分拣堵点变废为宝

上午9时,厦门市海沧区龙门巷3号,蓝色的可回收物运输车辆陆续驶入。大门内的3层蓝色厂房面积约有3000平方米,周边药企林立,毫无异味,很难发现这是全国首个低值可回收物分拣中心(以下简称“分拣中心”),正式投用刚两月多。

环卫车有序进入分拣中心

记者跟随运输车进入分拣中心的上料区,车厢内卸下的却不是常见的可回收物——次性餐盒、一次性塑料杯、牛奶盒、快递包装膜、泡沫塑料、旧衣物……乍一看,它们分明是“其他垃圾”(生活垃圾中不属于厨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的部分)桶中应有之物。但在这里,它们被称作低值可回收物。

来自社区的低值可回收物

“低值可回收物,是生活中具有一定循环利用价值的回收物,由于加工价值低,企业缺乏回收动力。”分拣中心总经理蔡俩志告诉记者,像生活中常见的玻璃瓶、奶茶杯、牛奶盒、外卖餐盒等废弃物,以往大多被分入“其他垃圾”,卫生填埋或是焚烧,是它们大多数的命运。而在分拣中心,它们经过清洁、分拣,将成为生产原料,是许多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在分拣流水线中,各类低值可回收物经过破袋、消杀、筛分等流程,进入智能化分选平台。

“智能化分选主要采用光谱识别、AI(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精准分类。”蔡俩志介绍,光谱识别就像给低值可回收物做X光,通过近红外光谱照射,不同材质会呈现不同光谱,实现初步材质分拣;AI技术则利用图像识别准确辨别品类材质,还可对同一材质的不同图形、纹理进行物料区分。

智能分选设备

分拣后的物料通过机器人进行质量控制、提高纯度等,被精细化分拣为普通纸、纸塑复合、利乐包装等15个品类,最后自动进入立体料仓、分别打包压缩。

立体料仓

在分拣车间出口,运输车辆将不同品类的压缩原料送往下游再生处理厂家。它们的未来,是布料、购物袋、环保再生纸、环卫垃圾桶,或者仿真绿植、塑料课桌椅……生活中处处都能见到它们被循环利用后的身影,真正实现变废为宝

资源再生利用介绍

如何挽救低值可回收物

近年来,随着社会发展与消费习惯变化,外卖餐盒、奶茶杯、牛奶盒、泡沫箱、快递包装盒等废弃物数量飞速增长。

经测算,低值可回收物在‘其他垃圾’中占比超过20%。”分拣中心的运营方——厦门陆海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奕斌说,以厦门为例,平均每天产生800~1000吨的低值可回收物,一年就是29万~36万余吨经回收至少可减少12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全民参与垃圾分类

这样海量的资源直接被填埋、焚烧,无疑是巨大浪费,与实现生活垃圾“资源化”的目标并不相符。作为全国生活垃圾精细化分类的排头兵,2020年起,厦门就率先将低值可回收物从其他垃圾中分拣出来,“让蓝桶(可回收物)变得更多,黄桶(其他垃圾)变得更少”,与之相关的收运、分拣、处置等回收体系建设的探索也一并展开。

走进社区培训宣教

根据厦门《低值可回收物指导目录》,废玻璃、陶瓷类、废塑料、废纸和废纺织衣物等五大类生活垃圾,居民将其分类投放进可回收物的蓝桶,由专门的车辆运输至分拣中心,经分拣后送往下游再生企业。“分拣中心采用立体车间,通过负压集气净化处理、废水收集净化等环保处理,基本没有‘邻避效应’,是更节约、更环保、更可持续的处理方式”蔡俩志说。

废气废水处理系统

既然如此,以往为何它们无人问津?

“回收成本高、附加值低,需经富集、规模化处理和高质化加工再利用,造就了它们的‘低值’。”谢奕斌说,比如,大多数低值可回收物存在各种袋装,种类繁多、形状各异、成分复杂,单纯依靠人工分选,费时、费力、成本高;传统回收机构小、散、乱;如利乐包这样的纸、塑、铝复合材料,分离回收技术难度大等。

“要破解难题,一方面要提升分拣能力、降低分拣成本;另一方面就是现规模化,经过测算,每天收运低值可回收物达到100吨,就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谢奕斌说。

经过四五年探索、积累,从试点到大面积推广,从人工到智能分拣,厦门低值可回收物分拣中心在科技赋能下,正在解决分拣技能与效率的问题。

据介绍,分拣中心目前可实现每小时5吨的分选处理能力,设计日分拣量50吨。“‘机械智能分选+人工干预+归类自动打包’的智能化生产线,分类识别率超过95%。”蔡俩志说,工艺和生产线布局是根据厦门市的生活垃圾分类后可回收物的成分、收运模式进行针对性设计,链接前端分类回收和末端资源化利用,解决传统人工所不能解决的生活垃圾资源回收难题,创新性地开发和运用生活垃圾低值可回收物智能分选工艺,其中有3项工艺申请了发明专利。“生产线可以迅速复制,具备承受全市产量的分拣处理能力,但目前还没有‘吃饱’,低值可回收物的收集量还有待提升。”

当分拣能力上足马力,

规模化就成为下一个要“通关”的问题。

如果前端没有分类好,低值可回收物收不到足够的量,其循环链条就难以持续。长期参与垃圾分类资源化研究的福建省环保志愿者协会副会长黄厚新认为,作为一种新型的生活垃圾可回收物绿色处理模式,分拣中心链接前端垃圾分类、末端资源化循环利用这两个环节,打通了低值可回收物未能实现资源化利用的堵点。如今中端分拣、后端处理都已准备就绪,“分类后又混合处理”的担忧不复存在,应对前端的生活垃圾分类起到“倒推作用”,鼓励更多居民将低值可回收物正确分类,实现“应分尽分”。

经分选后的物料,进入自动打包系统 低值可回收物经过分拣后分类归置

“每个居民都是环境的塑造者,也应该是资源循环利用的参与者、责任人。”黄厚新认为,前端仅需要居民将垃圾分类习惯做简单的改变,将属于低值可回收物的利乐包、纸杯、玻璃瓶等投入蓝桶,就能挽救更多的资源,助力“物尽其用”。

上一篇: 下一篇:
展开更多